荀疏

摸鱼存档。

一只严娘娘,还是画不出严娘娘绝顶的骚气啊。

还是严娘娘,旧图新改。

旧图新改,金莲头。
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这个杀马特的发型。

一只严娘娘,画不出他万分之一的美。
上完色更丑了,sad。

放一只没摸完的鱼,完全画不出想要的感觉,想放弃了。

线稿一时爽上色火葬场。
再一次感叹一下少爷步步高升的发际线,sad。